您好,欢迎来到新余新闻网! 热线:6449993  投稿: 设为首页 WAP站 English 新余网址导航

"古人春游之趣:他们踏青怎么玩儿"

字号: 来源:《光明日报》
我要评论(0) 在线投稿 发帖 时间:2011年04月29日
  春天,花香蕊丽,莺歌燕啼,人们纷纷出门踏青。古人春游,风趣无比。

  据《开元天宝遗事》记载,唐时京城长安,每逢春天,士女即联袂郊游踏青,路上遇到好花,就在花前铺席藉草,围坐一圈,并插杆结索,解下身上的红裙递相垂挂,权当作野宴的帷幄。这种花前“铺席藉草,围坐一圈”式的赏花,至今仍然在日本流行。而在野外花前“造屋”玩赏,除赏花的乐趣之外,还有“解下身上的红裙递相垂挂”“造屋”的乐趣。这种乐趣,带有童趣。可见,古人郊游时,是多么的不拘小节、自由放松。

  《开元天宝遗事》还记载了另一件赏花时的别样趣事。学士许慎选,每年春日,都要在花园里摆设露天宴席,邀请亲戚朋友观赏花景。许慎选是个放荡不羁的人,每次赏花设宴,宴有席但他不设座具。有人问他,你设宴赏花,为何不设座具?他笑说,我有天然花茵,何必再设座具!原来,他让仆人收集花园里掉落的花瓣,铺于地上,让客人坐于花瓣之上。这种赏花玩耍,就像京城长安士女效游踏青赏花的“铺席藉草,围坐一圈”,很风雅得趣式,只不过,许铺的是“花茵”,不是席子。

  古时,没有如今的“农家乐”,效游踏青赏花,吃喝常常是一个难题。为了赏花又不饿肚子,有些人春游时,还特地带上“家伙”,解决吃喝问题。《浮生六记》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苏城有南园北园二处。菜花黄时,苦无酒家小饮。携盒而往,对花冷饮,殊无意味。或议就近觅饮者,或议看化归饮者,终不如对花热为饮。众议未定,芸笑曰:‘明日各出枚头钱,我自担炉火来。’众笑曰:‘诺。’众去,余问曰:‘卿果自往乎?’芸曰:‘非也。妾见市中卖馄饨者,其担锅灶无不备,盍雇之而往,妾先烹调端整,到彼处再一下锅,茶酒两便。’余曰:‘酒菜固便矣,茶乏烹具。’芸曰:‘携一砂罐去,以铁叉患罐柄,去其锅,悬于行灶中,加柴火煎茶,不亦便乎?’余鼓掌称善。街头有鲍姓者,卖锟饨为业,以百钱雇其担,约以明日午后。鲍欣然允诺。明日,看花者至,余告以故,众感叹服。饭后同往,并带席垫。至南园,择柳阴下团坐,先烹茗饮毕,然后暖酒烹肴。是时风和日丽,遍地黄金,青衫红袖,越阡度陌,蝶蜂乱飞,令人不饮自醉。既而酒肴俱熟,坐地大嚼。担者颇不俗,拉与同饮,游人见之,莫不羡为奇想。杯盘狼藉,各已陶然,或坐或卧,或歌或啸。红日将颓,余思粥,担者既为买米煮之,果腹而归。”

  古时春游赏花,大都是文人雅士的爱好。文人雅士,很看重面子,提着炊具去春游赏花,多麻烦。于是他们请了一个卖馄饨的。苏城那时卖馄饨,大都是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叫卖的。挑担子卖的馄饨,一般都是用炊具煮着卖的。这种带着酒菜、炊具去赏花,暨解决生活问题,又有野炊之趣味。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 搞笑

网友评论 当前共有 0 条评论

--评论暂时关闭,望各位网友谅解

网名: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