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名驴友攀登珠穆朗玛峰

2016年10月19日 来源: 新余新闻网

记者 冯靖雯

10月2日,我市12名驴友顺利从珠穆朗玛峰东坡登上海拔5000米、人烟稀少的白当营地,近距离接触到地球上三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马卡鲁峰、洛子峰、珠穆朗玛峰。蔚蓝的苍穹下,雪峰格外醒目,美丽的旗云犹如俯首可得,由于角度、距离的差异,珠穆朗玛峰更加秀美,洛子峰娇柔,而马卡鲁峰则壮丽异常。

“今天七个多小时的高海拔徒步持续攀登,感觉不是一般的累。这里的美只有来过才会一生回忆,这里的艰辛,只有来过才会一生难忘。”10月11日,驴友杨卫忠仍然难以掩饰心中的喜悦,他感叹,“从汤湘营地到白当营地一路艰苦拔高,相当累。但看到一排排六七千米的卫峰一字排开守卫着这三座圣山,这是对我们这些远方来客的特别恩赐。面对如此圣境,人的思想很纯净,进而忘却了一路走来的艰辛。”

资深驴友不走寻常路

年龄最大53岁

珠峰东坡,在国内并不算特别有名气的徒步线路,但在国外驴友界却名声显赫。珠峰东坡和嘎玛沟在上世纪被美国和英国探险家赞誉为“世界十大景观”之一、“世界上最美丽的山谷”“世界十大经典徒步线路之一”。因其整个徒步线在珠峰自然保护区内,风景非常震撼,珍稀野生动植物繁多,同时可以欣赏到珠峰(世界第一)、洛子峰(世界第四)、马卡鲁峰(世界第五)。

杨卫忠是我市一名资深驴友,除了喜欢徒步,还喜欢自驾。多年来,他的足迹遍布湖南、贵州、重庆、青海、甘肃、广西等地。此外,他还连续三年进藏,在无向导、无救援、无通讯、无交通、无补给的情况下,耗时7天从南疆翻越天山进入北疆。“雪山融水形成湖泊众多,天气好时能近距离欣赏雪山的震撼之美。这条线路上人迹罕至,生态原始,水源丰富,珍稀动植物时有所见,星星点点的高山湖泊如宝石般散布,加之嘎玛沟沟谷幽深,景色非常之迷人。” 杨卫忠告诉记者,爱上旅行多年,他早已有徒步这一线路的想法,今年六七月,和驴友商量后才最终确定。

就这样,9月23日,我市12名驴友顺利集结,从新余出发,一路上坐高铁、乘飞机、转汽车,用了三天时间辗转五千公里来到喜马拉雅山脉距离尼泊尔几十公里的曲当乡镇。据了解,12名驴友中年龄最大的53岁,其中还有3名女性。

生理、心理双重挑战

越到高处景越美 

9月27日,是驴友们徒步进山的第一天。而杨卫忠说,原本强度并不太大行程却走得非常辛苦。“我们四个人为了与牦牛工善后驼包事宜,比大部队晚近两小时出发。由于没有向导、没有路标,走岔了路,等回到正确路口时已消耗了一天当中体能最好的4个小时。4个小时后才到达营地——海拔4600米的晓乌措。”杨卫忠介绍,那九个小时的高海拔徒步攀登是自己户外江湖以来最为辛苦最耗费体能的一天。攀登二三百米就得小憩一会儿,累得没有任何食欲。归根结底,还是要靠良好的心态和意志力。

面对珠穆朗玛峰,这个资深驴友也叫苦连连,但回到营地一碗开水泡的晚餐打消了一天的苦累。然而,攀登珠峰的困难可远不止这些。珠峰地区处在高山高寒气候与印度洋暖湿气流交汇区,因此气候变化异常频繁,十分钟内晴雨变换几次颇为寻常,队员除了要克服攀登的艰辛,还要随时应对天气的变化。

“我们攀登的最高点海拔5400米。一路上,我们的队友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头疼、恶心、脸部手部肿胀。年龄最大的队友也出现了高原反应,还好有药物及时控制了。”杨卫忠说,因为没有补给,队友提前准备了八九天的食物、生活用品、露营装备、药品等。但是,辛苦没有白费,越到高处风景越美,“卓湘营地处在一个漂亮的大峡谷里,很美”。

人均花费2000多元

计划明年去雀儿山

累着累着就不觉得累了,苦着苦着就不觉得苦了。在大山里,为了“最后的晚餐”,队友们纷纷贡献出自己的宝贝“私房菜”。杨卫忠说:“最后一顿晚餐超级丰盛,炒大白菜、水煮土豆、辣椒炒香肠、木耳紫菜蛋汤,还有榨菜,虽然都没有油,但大伙吃得津津有味。有时候啊,物质还真不是快乐的决定因素。” 

10月4日,12名驴友顺利出山。部分队友选择在拉萨周边游玩,也有队友自驾走新藏线过阿里、翻喀喇昆仑进入新疆,而杨卫忠独自一人从吉隆口岸来到了尼泊尔。杨卫忠说:“旅行社基本走传统线路,那不是我们的菜。我们走常人走不了的线路,看常人看不到的风景。从拉萨机场包车开始,到回到拉萨,十多天的时间,人均花费两千多一点。”

徒步旅行,风餐露宿,地为床,天为被,告别家人,用脚板去丈量大地,寻找不一般的美景,这需要何等的情怀。杨卫忠说,他就喜欢享受天地间行走的美好感觉,饿了吃几块干粮,渴了捧一手山泉水,累了席地而坐歇一会儿。“三五天的行程一般不纳入计划,我正在和朋友商量,计划明年去爬六千多米的雀儿山,希望能成功。”杨卫忠说。

驴友正在拍照留念。

向珠峰攀登。

驴友路边搭上爱心车。

图片由驴友提供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